一粒毛豆子

读做毛豆子写做Suky‖懒癌晚期‖杂食党‖欢迎来找我玩♡

#5#先生,您的快递到了

★主叶蓝【其实原来有篇兴欣全员但是它难产了……】

☆最近要准备期中有可能会停更一段时间

☆江波涛生日那天有可能诈尸

☆最后祝大家万圣节快乐(・ω< )★

苏沐橙前脚走后,叶修后脚窜到了许博远家中。

“唔…你家布置的不错呀。”

叶修站在客厅中央,迅速扫了一眼房间结构,并且记住了几个重要位置,比如:许博远的卧房。

“喂!”许博远看到叶修正欲进他房间,连门都来不及关,撒腿就跑到叶修面前,双手死死的扒着门框,用身体挡住了房门。

“你这是私闯民宅。”许博远控诉叶修这种没道德的行为,叶修踮脚往他身后望了一眼,撇了撇嘴,道:“小气。”

这和小气有什么关系噢!

许博远松开手,从口袋里掏出钥匙,把门锁上后拍了拍叶修的肩头说:“去沙发上坐吧。”

叶修『哦』了一声,边走还边用念念不舍的目光望着那道门,许博远垂着头,他怕自己忍不住去打叶修,所以还是不看为好。

“怎么回事?”许博远端端正正的坐在叶修对面,询问道。

“就是这么回事。”叶修翘着二郎腿,往许博远脸上吐了个烟云。

许博远平时从不抽烟,叶修的这个突然的举动害他被呛的满脸通红。

他夺过叶修的烟,狠狠地碾灭在烟灰缸里。

“咳…咳咳,不许抽烟。”

叶修看着他红红的脸,歉意的倒了杯水递给他,语气轻柔:“好好好,我以后不在你前抽烟了,来喝点水。”

许博远喝了口水,拍了拍胸口,脸上红扑扑的到显的十分可爱,特别是当他感谢叶修给他递水时,眼神都是闪亮亮。

叶修略矮了矮身子,凑近去观察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许博远恰好抬了抬头,嘴唇瞬间从叶修唇上擦了过去。

叶修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,在他内心感叹『世界真奇妙』的同时,大步走向沙发坐好,一脸『我什么都不知道,刚才发生了什么?』的表情翻着茶几上的报纸。

许博远怔神了好一会,耳根子染上了绯色。

他偷偷的瞅了叶修一眼,虽然叶修努力憋着,但是他还是发现了那人眼角眉梢仿佛都带了笑。

许博远把水杯放在桌子上,飞快的溜进了厕所里,关门开水,他将脸泡在凉凉的水池里,心跳逐渐稳定了许多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可是他的初吻,男生的初吻也很珍贵的呀,和叶修也就算了…为什么连一点遐想空间都没有,电视剧里不应该是此时男主捧着女主的脸然后深情款款的对视吗!

等等,许博远发现了不对,什么叫和叶修也就算了,他才不是女主啊啊啊啊!

他从水里冲出,抓了抓湿漉漉的头发,瞧着镜子里的自己,恨不得把叶修的脑袋剁下来浸在马桶里。

他不会是喜欢上叶修了吧!!!

不会吧!!!

他可是直男!!!

爸爸妈妈快救救你们儿子啊!!!

我对不起你们!!!

都怪叶修!!!

就在许博远独自在厕所里纠结时,叶修已经乐不可支的给苏沐橙打了电话。

“哇哦,”苏沐橙在电话那头夸张的叫了一声,揶揄翻,“看来我这儿的风水真的好,一个月七千元房租你交不交?”

叶修刚准备开口,就看见厕所的门把手动了动,他快速叮嘱了一下苏沐橙,掐断了电话。

“怎么弄成这样?”他看见许博远一身湿的出来,颇为关心,“水龙头坏了?”

还不是你害的!!!许博远心中大喊。

“不是,”他从柜子里拿出吹风机,插好插头后对着自己就是一顿猛吹,话音都有些飘渺不定,“我…今…天…见…鬼…了…”说这话时他的脸几乎是扭曲的。

“长啥样的鬼?”叶修好奇地问。

就是你这个鬼。

许博远闭眼假装思索了一下,说出了一串形容词:“两眼冒着扑通扑通粉色小爱心的——色鬼。”

叶修咧了咧嘴,说道:“那个鬼一定长的很帅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他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“因为我就是那个鬼啊。”

许博远嘴角抽搐了一下,和叶修比不要脸自己果然还是嫩了点。

叶修哈哈大笑,站起来作势就要扑倒许博远,许博远大叫了一声,往餐桌那边退了几步,叶修调整好方向,准备追过去,许博远弯腰想躲开叶修,谁知道他并没有动,而是满脸笑容的站在那居高临下的望着一脸慌张的许博远。可是许博远这未卜先知的举动却坏了事,他那一弯腰正巧撞上离他不远处的叶修的膝盖,叶修猝不及防一个趔趄就摔在了地上,临死前还挣扎了一下,顺手扯掉了桌布,桌面上的水壶和水果盘劈头盖脸向他们砸去。

叶修咬牙把蜷缩在自己身下的许博远推到桌子底下,自己却来不及躲闪而被东西砸的晕头转向。

许博远回过神来时,地上已是一片狼藉,他连滚带爬的从桌子底下出来,搂着叶修用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脸颊,隐隐约约带了点哭腔:“没事吧叶修?别吓我。”

叶修安慰似的握住他的手,咳了几声,勉强坐了起来,揉着手臂上的淤青说道:“砸没砸死,倒是要被你拍死了。”

许博远哭笑不得,想起自己上次误踢了叶修的事,摸了摸鼻梁,远离了叶修。

叶修盘腿坐在原地,有些担忧的暼了许博远一眼,深思熟虑后还是伸手将他揽了过来。

“离我那么远干什么?”他用手拨开许博远额前细碎的头发。

许博远不安地扭了扭身子,却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伤口,叶修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他这下不敢乱动了,因为离的太近他一抬头就可以感觉到叶修湿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耳后,所以只好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,说:“没…没干嘛。”

叶修浅笑道:“不用想那么多,这只是偶然。”

许博远支支吾吾了老半天,最后选择了沉默。

还是叶修打破了局面,他知道如果他不说话的话,许博远也不会开口。

“家里有医药箱吗?我手好痛。”

许博远点点头,一路小跑带着风的来回折腾,等到叶修全部包扎好后,他也累的瘫在了地上。

叶修踱步过去,伸手抚上许博远的眼睛,轻声道:“和我在一起吧。”

本来还因为突然到来的黑暗而惶恐不安的许博远,听到这话就安静了下来。

评论
热度(23)

© 一粒毛豆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