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粒毛豆子

读做毛豆子写做Suky‖懒癌晚期‖杂食党‖欢迎来找我玩♡

#6#先生,您的快递到了

★主叶蓝
☆因为列表里某位太太拿双删和绝交来威胁我…我这才不情不愿的打开了work——来自时隔五个月后的更新【冷漠脸

☆因为我都快忘了我上一章写了啥,所以我还是诚恳的建议一下你们可以先去复习复习…

这他妈就很尴尬了啊…

许博远被叶修压在身下时,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就是这个想法。

他轻松的挣脱了叶修的桎梏,拔腿就往门口走去。

叶修旋即反应过来,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,大喊一声:“你还没回答我呢!”

许博远冷淡的看了他一眼,反手将门打开,然后借着叶修跑来的冲力,直接给他屁股来了一脚——他根本没使多大力,叶修便直直的扑在了苏沐橙的脚下。

站在自家,哦不,现在应该说是叶修家门口的苏沐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差点吓破胆。

不能怪她胆小,只是现在的情况真的是太诡异了。

许博远倒是冲她抱歉的笑了笑,随后『嘭』的一声甩上了门。

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像一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叶修,恍惚觉得自己来到了动作片的拍摄现场。

“你来干嘛?”叶修懒洋洋地声音从下面响起。

“我有东西落在家了,”苏沐橙说,“乘着还没走远就赶紧跑过来了,顺便祝贺一下你的幸运。”她指的是前面叶修打电话转告她的那件事。

“我没有打扰你们的好事吧?”她低头看着叶修,脸上是掩盖不了的幸灾乐祸。

叶修默然,抬手摸了摸鼻子,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“嘿,”苏沐橙想起上次他和她说的话,半蹲着身子,瞧着叶修,“他脾气挺好的,我和他做邻居也挺久了,没看过他发过火…”

“所以呢?”叶修抬头问她。

“所以?”苏沐橙没想到他会反问,一下子没接到话,思索了很久才慢慢开口道,“所以…呃,你跟他告白了?”

叶修点头,非常爽快地承认了下来:“是,没错。”

苏沐橙像是触电了一样,『噔』的站起来,叶修依旧仰视她,压根没有想从地上起来的打算。

“你是不是有点急过头了?”苏沐橙难得认真了许多, 虽然她已经猜到了,但从当事人的口中说出来那又是另一种感觉了。

叶修没出声,他拍拍地上,示意苏沐橙也坐下来。

“仰着头解释太累了。”叶修说。

苏沐橙犹疑了一下,还是坐了下来。

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,挑出一根咬在嘴里,没有点燃。

“你…”

叶修摆摆手,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着:“你不用担心你亲爱的邻居,我没对他做什么,也不能对他做什么。”

苏沐橙垂眼看着自己的双手:“我知道…可他不是同性恋。”

“我知道,”叶修扭头看着她,“可是他不是没拒绝啊,说明他对我还是有好感的。”

苏沐橙说:“他只是不知道怎样开口。”

“那我不管。”叶修把烟点着,一缕灰烟从前端冒出,袅袅婷婷地向上方飘去,他猛地吸了一口,浓厚的尼古丁香气便在他的舌尖和唇齿之间萦绕。

“好吧,”苏沐橙盯着他笑了,“你赢了。”

叶修露出一丝微笑,神态十分轻松:“我从来没输过。”

“不,”苏沐橙摇摇头,“你的脸皮如此之厚,实在令人感动。”

叶修愣了愣,旋即笑出了声。

她起身,站在他的身前,明显的松了一口气:“要不我帮你和他聊聊?”

叶修拍拍屁股也站了起来,倚着墙壁低笑了一声:“你不用太过明显的站在我这边,多和他聊聊是可以,但是一定要顺着他的意思,帮我多套取一点敌情。”

老谋深算,苏沐橙暗自诽腹。

“对了,你去帮我定一下去G市的飞机票。”叶修突然说道。

“好,我帮你定,到时你自己去取票,这总会吧。”她挑眉看向他。

“会,麻烦你了。”叶修吸完最后一口烟,将烟头在门上按灭了。

苏沐橙瞥了一眼,差点扑上去咬他:“我日,这是我家门,你文明一点好吗!”

叶修『呵呵』了一声。

苏沐橙蹙眉,心中有点后悔和他为伍,但是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的水,收也收不回,现在她只好努力让自己去无视门上那个明显的黑印子。

临走前,她才想起问她:“你去G市干嘛?”

据她所知,叶修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本市了,甚至连家门都不常出,买东西基本都依赖淘宝和快递,垃圾丢在门口就会有工人来收。

提起快递,她又忍不住唏嘘,要不是许博远,估计他也不会来找她,其实她一年也难得看到他几次,最多的一年,都没这段时间联系的勤快。

看来他是真心的啊,苏沐橙歪头思索着这个可能性,叶修很少为一个人而改变的。

这时,叶修的话将她拉回现实。

“旅游散心啊,还能干嘛。”

叶修开门的手顿了顿,回头冲她呲牙一笑,轻飘飘地丢下了这句话,把苏沐橙独自晾在走廊之上。

评论(2)
热度(16)

© 一粒毛豆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